当前位置:首页>>奇闻

中西方人权理解差异

9月20日,某天在意大利的罗马,一个叫做“2023·中欧人权研讨会”的活动举行了。这个活动是由中国人权研究会和罗马大学法学院一起办的,主题是“现代化和人权文明多样性”。在活动中,挪威的前市长、保守党议员和易知基金会的创始人索尔·维斯特比通过文化的视角来分析中西方对人权的理解有什么不同。他拿汉字“安”

admin

9月20日,某天在意大利的罗马,一个叫做“2023·中欧人权研讨会”的活动举行了。这个活动是由中国人权研究会和罗马大学法学院一起办的,主题是“现代化和人权文明多样性”。在活动中,挪威的前市长、保守党议员和易知基金会的创始人索尔·维斯特比通过文化的视角来分析中西方对人权的理解有什么不同。他拿汉字“安”举例子,说中国很多城市的名字里都有“安”字,这个字意味着“家里的和平”。他说:“‘安’字上面有个屋顶,下面的‘女’字代表妇女,所以中国人希望的和平是在每个家庭中存在的。”

他还说:“在西方,人们普遍更追求个人自由,比如个人权利、经济、言论、性取向等等。个人利益通常是*重要的,一切都是以‘我’为中心的。我们经常听到的口号就是‘这侵犯了我的权利’。个人和‘我’的利益通常被看得比其他人、社群和国家更重要。”维斯特比说,而中国的文化是建立在家庭之上的,儒家思想的孝道原则深深地植根于人们的基因中。传统上,家庭是社群的一部分,而社群逐渐扩展成为更大的大家庭,*终形成了“国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中文里“国家”可以理解为“国家大家庭”。在中国文化中,集体通常被看得比个人更重要。

维斯特比说,咱们来聊聊人工智能和5G的事。这两样东西被认为是一场工业革命,西方人和中国人对待它们的可能性的看法却有所不同。西方人更在乎终端用户和个人消费者,而中国人更关注研究创新生产线之类的实践。他们这样做会带来更高的质量、更快的生产时间,还能降低生产成本。国家要强大,然后人民才能强大。

今年,一支中国足球队参加了在挪威举办的世界上*大的青少年足球锦标赛。我参与准备工作时,主办方提出了一个要求,需要3000个眼罩。我找了在北京的伙伴,但因为比赛只有几周的准备时间,成本成了一个问题,所以传统的运输方式就不行了。我以为他们可能会把眼罩放在大箱子里当作额外的行李。但她马上回应说‘每个人要背着180个眼罩(总共有16个队员)’。她不仅很快就在脑子里做了计算,而且本能地把任务分给了团队里的每个人。我在考虑个人的利益,而她在考虑社群。

维斯特比展示了一张世界地图,他说图上颜色越深的地区个人主义气氛越浓。“我们看到长期自我控制和短期自我放纵,每种文化都有合理存在的空间,和人权有关也是这个道理。”

“访问中国的时候,八月的时候我去了,虽然我不懂中文,也看不懂其他的中文标识,但是我学了一个汉字,就是‘安’,西安、雄安这些地方的名字里都有着这个字,意思是平静、安全、和平,上面那个部分是房顶的图像,下面的就是那个‘女’字,代表着妇女,所以就是(中国人希望的)和平是在每个家庭里存在的。”


{dede:include filename="menu.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