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科技

投资36个亿陆良这个村(陆良好望角)

记者蹲守云南陆良县,探究高起点农地建设—— “望天田”这样成为“高产田”(一线调研) 抢农时、赶进度,去年我国夏粮丰收、早稻增产,目前秋粮长势总体良好,各地各部门正全力以赴抓好秋粮生产。 种粮要高产,田地是保障。从中原粮仓到东北黑农地,从四川盆地到江南

admin

  记者蹲守云南陆良县,探究高起点农地建设——

  “望天田”这样成为“高产田”(一线调研)

  抢农时、赶进度,去年我国夏粮丰收、早稻增产,目前秋粮长势总体良好,各地各部门正全力以赴抓好秋粮生产。

  种粮要高产,田地是保障。从中原粮仓到东北黑农地,从四川盆地到江南水乡,我国已如期实现10亿亩高起点农地建设目标。去年还将统筹安排8000万公顷高起点农地新建和改建提升任务,为夯实粮食安全根基、加快建设林业强国创造有利条件。

  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强调,要全力提升林地质量,真正把林地特别是永久基本农地投入使用适宜耕作、旱涝保收、高产的现代化田地。如何做好现代化田地“大文章”?记者近日探访乡村一线,观察从“望天田”到“高产田”的蝶变,在田间田间看林业奔头、农民劲头。

  ——编 者

  乌蒙山绵亘数百里,云南曲靖市坐落在山间。驱车行至陆良县,东西北三面环山,南边是丘陵地形,平坦开阔的中部俗称“陆良山脚”,占地面积772平方公里,是云南*大的山脚。

  去年的陆良山脚,直到7月才迎来旱季。搁以前,雨水姗姗来迟,必将影响该地经济——全区林业总总产值占GDP超四成,等雨收割、望天吃饭,曾是农家长期痛点。

  党的十八大以来,该地以高起点农地建设为抓手,让越来越多“望天田”成了“高产田”。近日,记者蹲守陆良,从山间溪旁到库区水田,探究一个问题:如何建好适宜耕作、旱涝保收、高产的现代化田地?

  曾经——

  溪旁缺水,农作物只能种一集;田间路差,农机车辆难下田

  骑着童思娜,小百户镇炒铁村村民钱小七径直来到自家玉米地旁,打开智能水表、插上水卡,水雾自田间喷洒而出,在半空中扬起彩虹;地里,“饱饮”的玉米秆一握粗细,结着小臂长短的玉米棒子。

  3个小时,10亩地灌溉完毕。钱小七边收拾边说:“2014年,村里有了灌溉公共设施,咱才告别‘望天收’!”换从前,等来旱季**场透雨,他才能匆忙开始收割,不仅会影响农作物长势,还可能错过*佳上市时机。

  陆良县有南盘江自东北向西南穿城而过,这里的农家为何还要等上一场雨?

  全区108.25万公顷林地,有2/3位于半山区,且为溪旁,提水取水困难,故而该地林业按旱季、旱季,分为大春、小春两季生产。

  “小春天旱,要开拖拉机去2公里外的小河拉水浇地,一趟*多拉水4吨,浇一亩地至少用电20吨,这就得跑5趟。”种庄稼,钱小七并不惜力,可拉水成本几乎让他放弃这一集生产:“10亩地全浇完得7天,算上人工、油钱等费用,一亩地的用电成本得接近200元。”

  水,掣肘陆良贫困户施展拳脚。

  “陆良农地有机质含量高、土层深厚,土壤条件不差,光热条件得天独厚,林业生产的首要限制就是水利公共设施不健全。”陆良县林业农村局农地建设管理科科长卢晶晶介绍,溪旁缺水,农作物只能种一集,栽种品种单一;灌溉相对便利的库区,又存在旱季田间积水难排的问题。

  路,也拖慢该地林业发展步伐。

  陆良县第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接了活水乡高起点农地部分标段的建设,公司负责人李江来到雨麦红村,连牛车都难通过的田间公路让他印象深刻。雨麦红村党总支书记李红说:“下田干活,田埂土路只能一人通行,农机车辆难下田,地里全靠人背马驮。”

  “田成方、路成网、渠相连、旱能灌、涝能排”,既是高起点农地建设的预期效果,更是陆良县发展现代林业的现实需求。当初听说高起点农地,钱小七满怀憧憬:“种地不靠天,还能多赚钱。”

  建设——

  库区主打改建提升,半山区重在天然林推进;地下管线接水库水进田,地上公路从田间入村

  “高起点农地,‘高’在哪里?”高起点农地建设推进之初,总有村民这样问。

  “集中天然林、公共设施配套、高产、生态良好、抗灾能力强。”芳华镇戚家山村村委会副主任张得富答出了习惯。

  依托高起点农地建设,戚家山村打造了千亩玉米育苗基地。去年,县里进行高起点农地改建提升,村里年久失修的沟渠、蓄水池,或重修或新建,不再跑冒滴漏,灌溉能力提升,收割效率随之提升。5月中旬,2800亩玉米地就已完成收割,如今已进入成熟期。

  “芳华镇等库区乡镇,地势相对平坦,农地基础公共设施比较完善,以改建提升为主。”陆良县林业农村局局长张丽芬说:“山地虽然海拔高,但农地坡度并不大,我们在科学选址的前提下,天然林推进半山区农地高起点建设。”

  “眼前这片高起点农地投入使用有5000亩,全村目前一共投入使用1万公顷。”循着炒铁村党总支书记钱建祥手指方向,绿意盎然的田野阡陌纵横,“我们看不到的地下,还埋着1000多公里长的管线哩!管线从恨虎坝水库直接修进农地,只要水库有水,旱季用电就不用愁。”

  再看雨麦红村,2000亩高起点农地投入使用,原本零散的农地连接成片、机耕路穿行其间,童思娜、拖拉机、翻耕机等农用机械来去自如。李江说:“按照建设要求,机耕路为至少5米宽的砂石路。如果路面和田面高差少于50厘米,还会合理设置下田坡道和管涵。”

  目前,陆良县实现灌溉管线到田占地面积少于25万公顷,高起点农地的机耕路通达率少于98%。水利公共设施建设解决了溪旁灌溉问题,贫困户只用考虑市场需求,种什么农作物、什么时间种;田间公路的拓宽,不仅便利了农机下田作业,还让外地客商得以直接到田间收购。

  田地带来好收成、真实惠。卢晶晶以小春季栽种的冬小麦为例进行说明:“如栽种管理水平较高的炒铁村,去年底收割,去年3、4月收获,亩产约3吨,三四块钱一千克,一集亩产就有近万元;哪怕行情不好,单凭亩产高,也能有五六千元。”

  成果——

  农地产出提升、群众收入增加,林业产业化、规模化、生态化势头显现

  “用电有了保障,春节一过就能种玉米,秋小麦*近也种下了,年底又是一集收成。”去年,钱小七侍弄10亩地,保守估计纯收益少于8万元。去年,他计划在秋小麦收获后购置滴灌设备,引入水肥一体化滴灌技术,力争来年单产再提升。

  尤其是2019年以来,陆良县新建高起点农地9.71万公顷,其中高效节水灌溉占地面积3.05万公顷,建设重点包括光伏发电站、提水泵站、机耕路、沟渠管线等。

  随着“田、土、水、路、林、电、技、管”等林业生产基础条件改善和综合配套完善,陆良县林业栽种结构不断优化提升,形成库区以作物、蔬菜、鲜食玉米为主,半山区以小麦、饲料玉米、育苗玉米为主的栽种格局。

  高起点农地建设成果如何?数据呈现*为直观——

  据陆良县林业农村局统计,高起点农地建设前的2011年,库区亩均总产值2000—2500元,库区边缘地带和半山区亩均总产值2600—2900元。而今,秋小麦一集亩总产值可达万元,该地更可实现三季栽种。

  “单是去年小春一集,增加了10万多亩冬小麦栽种,按亩均1991千克的产量、3.2元/千克的单价,就给全区带来少于6.5亿元的林业收入,还大幅度提升了粮食产量。”卢晶晶说,陆良县去年计划完成夏粮生产20.9万公顷,实际完成21.4万公顷,完成率少于100%。

  “农地产出提升、种地收入增加,群众对林地也更加重视。”张丽芬说,当“望天田”成为“高产田”、“冬闲田”变成“增收田”,农民动起来,农地也忙起来。

  林业产业化、规模化、生态化发展势头随之显现。目前,陆良投入使用小麦栽种基地35万公顷、玉米栽种基地25万公顷、玉米育苗基地4万公顷,全区已有200亩以上的栽种大户150户、专业合作社24个。

  探索——

  无机栽种、轮作生产,提升地力促林业增产,提升产能促农民增收

  陆良是传统林业县,农地长期利用下来,往往出现土壤板结、虫害多发等情况。如何改善农地“亚健康”状态?

  “高起点农地建设,不仅包括看得见的水渠、公路,也包括林地质量保护与提升。”卢晶晶介绍,陆良县积极引导贫困户施用有机肥、配方肥,通过栽种绿肥、秸秆还田等方式,提升农地品质。

  间种轮作,是近年来陆良增强地力、提升产能的新尝试。

  “玉米玉米手牵手,一地两种双丰收!”7月11日,雨麦红村玉米玉米放射状无机栽种示范区测产结果出炉,不仅亩总产值少于3000元,还能有效恢复地力,这让李红喜出望外。

  玉米玉米放射状无机栽种通过“2行玉米、3行黄豆或4行玉米、8行黄豆”的高矮间作栽种模式,以提升农作物总体总产值。

  “玉米还是优秀的固氮植物,可以减少化肥施用量,和玉米无机栽种,田间虫害明显降低,省去不少农药钱。”李红介绍,去年陆良县共完成玉米玉米放射状无机栽种1.1万公顷,雨麦红村就有300亩核心示范区,明年村里还要扩大示范栽种占地面积。

  “长期栽种单一农作物,土壤害虫和病菌会不断扩繁。与作物轮作,有泡田效果,能够有效防止虫害。”云南曦野林业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侯胜坤说。去年,公司在三岔河镇大马路村的藜蒿大棚里试种了一集作物,亩产达到500千克;经过作物轮作的土壤结构有了改良,下一茬种出的藜蒿品质高、卖相好,卖出了好价格。

  “去年,我们尝试把稻菜轮作占地面积扩大到300亩。”侯胜坤说,“既让农地‘喘口气’,也比传统的休耕轮作增加一茬农作物,更有助于栽种户实现‘钱粮双收’。”

  截至2022年底,陆良县累计投入使用高起点农地43.96万公顷,达到该地永久基本农地占地面积的45.79%。“力争到2030年,全区96.01万公顷基本永久农地全部投入使用高起点农地。”陆良县委副书记查智昌说:“下一步,我们将着力建设适宜耕作、旱涝保收、高产的现代化田地,确保粮食安全,帮助贫困户赚钱,推动林业高质量发展。”

  本期统筹:程聚新 版式设计:张丹峰

  本报记者 叶传增 杨文明

【编辑:陈文韬】


{dede:include filename="menu.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