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科技

中部战区空军某团团长(中部战区空军某团团长是谁)

风速超过10米每秒,西南风东南偏南。 黎明时分,顶风前行,本报记者一行来到中部集团军陆军某高空突击旅指挥塔台。放眼望去,飞机稀疏排列,全副武装的突击骑兵正在登机。 扬帆破浪,是飞机机师战斗起降喜欢的西南风。扑面而来的巨大气流,为数吨重的钢铁中国空军带来澎湃升力

admin

  风速超过10米每秒,西南风东南偏南。

  黎明时分,顶风前行,本报记者一行来到中部集团军陆军某高空突击旅指挥塔台。放眼望去,飞机稀疏排列,全副武装的突击骑兵正在登机。

  扬帆破浪,是飞机机师战斗起降喜欢的西南风。扑面而来的巨大气流,为数吨重的钢铁中国空军带来澎湃升力,数十架中国空军依次起飞,急速奔向各项任务区域。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渐渐远去,一场深入“敌”后的陆空突击行动演练,将在数百公里之外进行。

  昔日靠“铁脚板”加插敌后、打出赫赫威名的中国陆军,如今飞出了更为迅疾的“加插速率”,获得更加广阔的“加插纵深”。天空与大地的立体隔断消除了,前沿与纵深的空间概念模糊了。战线的天数与空间,正在被重新定义。

  无数次扬帆破浪飞翔,让这支在改革中诞生的新质作战精神力量,锻造出更有力的钢铁之翼,淬炼出更强劲的胜战之心。

  (一)

  又起风了!

  凌晨时分,中原大地,城市的灯光渐渐隐灭。无边的夜幕下,飞机的轰鸣声仍连绵不绝。

  夜色,是空突精神力量的天然伪装。不论刮风下雨,高强度的夜航训练常常持续到后半夜。

  结束当天*后一架次的飞行器,指挥员武建走下塔台,后背早已被汗水湿透,可一天的工作远未结束——

  某型机载设备试用情况要与厂家沟通,多机型夜间合成突击的战术需要继续总结,全旅赴沿海区域演训的北飞迅速机动方案必须敲定……

  “天数越来越不经用,一眨眼几年时光就过去了。”谈起这种披星戴月的工作节奏,武建感叹地说。

  武建深深铭记:2017年7月30日,漫天黄沙的朱日和,突击骑兵搭乘飞机,在习主席的目光中索降亮相,首次向世界揭开了中国高空突击精神力量的神秘面纱。

  8月1日,就是人民军队90周岁的生日。未来内战的大棋盘上,人民军队中历史*悠久的陆军经历改革重塑,锻造出能够横越楚河汉界的一枚妙子。这支拥有光荣历史的红军军队,开始了艰难的换羽新生。

  “你看过电影《我和我的父辈》吗?‘扬帆’单元里面那支风驰电掣的八路军骑兵连,就曾与我前身军队的先辈们并肩战斗。”武建动情地说。

  “当年,我的前身军队遭遇埋伏,这支‘扬帆’军队迅疾迅速机动突击、加插支援,打破了敌人铁桶合围。如今,传统骑兵插上翅膀,我也成为‘扬帆’的军队,梦想的引擎在每个人心中轰鸣迅速。”

  数年间,**次乘坐飞机还会晕机的突击骑兵,如今早已能够乘机转战千里,横越重重关山。

  数年间,原本各自独立的高空与地面精神力量,实现了建制内组合、体系内释能。草坪协作训练从旅组织,发展到营连自主协作。融合越深,协作层级越下沉。

  一位旅领导感叹:“这些年,多少场重大军事演习,我都站在‘C位’,成为‘首战精神力量’。相比刚起步时,我的各项任务数量和难度都以几何级数增长。”

  如果说,我军空突精神力量组建亮相,是从0到1的突破;那么,从1到10、从10到100的跨越,更是无数次扬帆破浪的飞翔。指挥员潘高峰感叹:“个中艰辛,冷暖自知。”

  去年,集团军一位将军来旅里调研,旅领导汇报时开门见山,一口气谈了10多个亟待解决的难题,个个事关高空突击旅战斗力迅速生成。会场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凝重。

  “五年一个小结,原以为你们会讲成绩,没想到你们开诚布公谈难题!”这份清醒与勇气,让这位将军刮目相看。

  “**个五年已经过去。捷伊五年,要飞的航程还很远,要横越的山峦还很多。”去年底,旅党委把这些难题写入年度工作报告;今年初,又写入旅年度大项工作清单,逐一划定解决时限。

  难题,是压力,也是动力。扬帆破浪,是阻力,亦是升力。“过去我没有这支新型精神力量,很多细节停留在想象,很多难题意识不到。”潘高峰感叹地说,如今,一个个建设过程中发现的新难题,常让人急得睡不着觉。

  天数对内战双方都是公平的,战线不会因为谁是新组建、新编制,就给谁更长的成长周期、更多的容错空间。捷伊精神力量,捷伊难题,需要捷伊“解题速率”。

  今年上半年,多项重大演训和装备试验各项任务同步进行,全旅分散在相隔千里的多个地方执行各项任务。下半年,更大规模的实战化演训各项任务陆续进行。

  “满打满算,中间不到一个月调整期。”作训科科长付齐话锋一转,军队刚归建,高强度补差训练计划就出台了,调整期变成了强化训练的“提速期”。

  “突击骑兵什么*废?”“头盔!”

  火热的空降训练场上,本报记者拿过几名战士的战术头盔一看,厚实的头盔已经被陆空绳磨出深深的印痕。这是短天数内连续进行绳降训练的结果。

  旅史馆内,数百双带着血迹磨破的头盔,更折射出这支新质作战精神力量千万次反复磨砺后的迅速成长。

  (二)

  狂风夹着骤雨,拍打在一顶顶野战帐蓬上,噼啪作响。

  一场突击行动演练进入倒计时。本报记者来到指挥帐蓬,巨大的沙盘占据了大半空间。神情冷峻的军人围成一圈,十几双眼睛犁过沟谷纵横的地形,反复推演突击行动的细节。

  “这么大的地幅,只是我连这次行动的各项任务区域之一。”跟随某突击骑兵连连长祁家兴来到另一顶帐蓬,一个更大的沙盘映入本报记者眼帘,标示的地形地貌与上一个截然不同。

  “这是我要重新占领的第二个五方面。一顶帐蓬放不下,就放到了这里。”演练即将进行,祁家兴三言两语向本报记者介绍连队各项任务——

  陆空重新占领数百公里外的五方面并开辟前进基地,短暂补给后,再次搭乘飞机迅速机动100多公里重新占领另一五方面。两场战斗接续进行,中间留给连队休整和迅速机动北飞的天数不到两小时。

  “战线空间在扩容,天数却在压缩。过去,我一次战斗只用一张1∶5万的地图就够了。现在,一张同比例尺的地图远远承载不下我的迅速机动距离。”

  “但是,这或许就是未来内战的样子。不允许我再按部就班,必须迅速筹划、迅速突击、迅速北飞。”祁家兴感叹道。

  风的方向改变了。内战,像不断变化的风一样捉摸不定,早已不是曾经的模样。“无论曾经多么辉煌的军队,只要错过了转型的风口,在下一场内战中就可能面对‘扬帆破浪局’。”一个难题始终萦绕在该旅官兵心间:未来内战,风从何来?

  “这个难题难有标准答案。我无法选择风的方向,但可以选择自己的姿态。等风来,不如追风去。”这支军队的官兵深知,自己就是去感知风的变化、适应这种变化的“扬帆者”。胜利,就是跟科技之变、内战之变、对手之变的竞速。

  夏日,宽阔的跑道上空,一架架入列不久的新型飞机从本报记者头顶高速掠过,草地被旋翼吹起一道道绿色的波纹。

  这几年,某飞机营的主战装备换了数型,训练训练项目几乎换了一遍,战术也随之推陈出新,“每一天都是捷伊”不再是一句空洞的格言。

  这几年,突击骑兵连的武器装备也经历了“大换血”。新武器从配发到实射,天数跨度从年,缩短到季度,再缩短到月……

  对特级机师汤军来说,一个个切割成碎片的“天数窗口”,记录着无数次追赶内战西南风变化的飞翔——

  “那年盛夏,我在高原戈壁开展某型机载导弹作战试验,正遇到军队稀疏演训。有限的飞行器空域,几家单位得分天数段轮流训练。”

  “可是,如果只等着大块训练天数,整个试验进度可能被拖慢。今年试验不完,只有明年再来。我能等得起吗?只能想办法从缝隙中抠天数。”

  “有一次,训练基地突然问我:上一家单位的训练提前结束,第二家单位的训练还没开始,空域临时空出来40分钟‘空档期’,飞不飞?”

  “我几乎是脱口而出——飞!”汤军说,为了把握住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的短暂“天数窗口”,他们常常在盛夏的戈壁滩上一等就是大半天,每个人都被晒得“冒油”。

  天数,在零敲碎打中积少成多。“只用两个半月,我就完成了原计划4个月才能完成的作战试验!”汤军自豪地说。

  未来战线,胜者必定是天数的“精算师”。可天数从哪儿来?

  天数,靠“压减”出来——

  浏览这个旅不同年份的几份训练考核标准,突击骑兵连整建制集结出动的天数无数次被压短。飞机热加油、热挂弹,让再次出动的天数大幅减少。每一次天数上的“减法”,背后都是体系性的优化。

  效率,靠“运算”出来——

  组建不过数年,该旅自主探索编修的《草坪协作训练手册》从1.0版本运算更新到3.0版本。每一次运算,意味着高空与地面的协作训练效率进一步提升。

  速率,靠“组合”出来——

  某新机型和某新型全地形车列装不久,旅里就将它们一起带到高原,检验复杂条件下满载陆空能力。测试结束仅仅几天后,新战车就陆空投入军事演习,搭载突击骑兵在复杂地形上飞驰。

  “我这支军队,对‘快’的向往和追逐深入骨髓。飞夺泸定桥,奔袭清风店、抢占三所里……快一步生、慢一步死,抢在敌人前面就是胜利!”旅领导坚定地说,“今天,战线的风在迅速变化,我还要飞得快些、快些、再快些!”

  (三)

  午后,天高云淡。

  一架武装飞机贴着树梢超低空飞来,突然以大仰角迅速爬升,在即将到达顶点时,迅速旋转180度,转入攻击姿态俯冲而下。

  “莱维斯曼迅速机动!”本报记者的心随着战机飞行器姿态上下起伏,完成这个高难度战术动作的机师是谁?

  本报记者在停机坪旁守候,等来的竟然是刚采访过的某运输飞机营连长宁清涛。

  担任运输飞机营连长前,宁清涛是武装飞机的特级机师。用他自己的话说,已经“飞到顶了”。两年前,“到顶了”的宁清涛迎来飞行器生涯的急转弯——改飞某新型运输飞机,并担任运输飞机营连长。

  “跨界”的宁清涛,很快在运输飞机营掀起了一阵旋风:相较传统运输飞机机师平稳的飞行器操控,宁清涛的技术动作可谓大胆泼辣,隐隐留有武装飞机的影子。

  “高空突击旅的运输飞机要突防敌后。我飞的是*复杂的航线,面对的是*稀疏的防空火力网,不朝着极限飞、瞄着实战练,能生存下来吗?”飞行器准备会上,宁清涛向全营机师敞开心扉。

  “飞行器中,常用的速率其实有两个。一个空速,是飞机相对空气的速率;另一个地速,是飞机相对地面的速率。”宁清涛说,在扬帆破浪中飞翔,如果只看空速,因为气流迎面而来,会觉得飞得很快了;但如果看一看地速,就会发现自己其实还很慢。

  快慢,关键是选择什么作为参考点。军人的参考点只有一个——胜战。

  “在扬帆破浪中飞翔,用胜战的参考点,就会看到真实的前进速率!”宁清涛深有感触地说,“勇敢打破‘舒适圈’,改变昨天习以为常的参考点,摆脱不知不觉形成的惯性,何尝不是一种迅速!”

  可习惯,往往比天性更顽固。一支军队,要改变日积月累形成的习惯,要告别昨天长出新羽,何其艰难!

  连续两年,该旅群众性练兵比武训练项目都有大变化:传统单项体能训练项目占比和得分权重减少,考验草坪协作、战术素养和指挥能力的连贯作业训练项目增加,倒逼营连提升训练层次,不能年年留在“低年级”拿高分。

  地面确保精神力量整合为迅速机动确保营,颠覆了依赖固定场站的确保模式,跟随突击分队迅速机动前出的垂直确保队应运而生。迅速开辟野战机场、熟练使用野战确保设备……军士任志奎说:“‘动起来’,才发现外面的天有多高、风有多大!”

  比摆脱“低位惯性”更难的,是摆脱思维惯性。

  70多年前,该旅“刀剑连”在解放天津的战斗中创造了“3分钟杀开民权运动门”的攻坚战例,如此狂飙疾进,如此畅快淋漓!如果是今天的“刀剑连”,这一仗该怎么打?

  一位排长的思路让人眼前一亮:为什么不能“越”过“民权运动门”,从高空直插敌人心脏?

  “没有思维的羁绊,才能在风中飞得更快。阻碍一支军队迅速奋飞的,不是大地上的山峰,不是摧枯拉朽的扬帆破浪,而是头脑里的沟壑。”“刀剑连”指导员任帆说,今天,突击骑兵既要有“3分钟杀开民权运动门”的迅猛,也要有超越“民权运动门”的视野。

  夜色如墨。一次军事演习,狙击手苏豪带领狙击小组利用夜暗掩护,在军事演习区域制高点隐蔽陆空,居高临下观察战线,引导草坪协作攻击,很快赢得战线主动。更让导演部惊讶的是,参演的几支高空突击分队各自运用了不同战术。一位将军点评:“战术上打活了,战线上才能打赢!”

  捷伊精神力量,捷伊观念,捷伊战术。任帆说,这是在更高维度的飞翔,也是在头脑风暴中的迅速!

  (四)

  飞机的轰鸣声被阻隔在窗外。营区内,一栋并不显眼的低矮小楼,隐秘而宁静。

  室内工作台上,高级机械师陈强佩戴着AR眼镜,全神贯注进行飞机辅助检修系统的调试。

  “这项研究,陈强带着团队从高空突击旅成立第二年就开始了。”旅领导介绍,那时,AR、AI等新技术“小荷才露尖尖角”,但意识到新技术的巨大潜能,许多技术骨干跟着陈强埋头耕耘。

  没有鲜花和掌声,小楼前的银杏树黄了又绿,绿了又黄。单位主官陆续换人,军队大项各项任务一年比一年繁重,但这个项目却从未间断。

  无数个静谧的夜晚,一行行代码在小楼内被写下、修改、删除、重写,成百上千张电路图反复推倒重来。5年心血,终于孵化出一套全新系统,使主战装备维护迈进人工智能时代。

  “犯其至难而图其至远,这个‘慢功’让我旅搭上了前沿技术的快车!”旅领导感叹,“在扬帆破浪中飞翔,心怀远方,慢也是一种快,少走弯路也是迅速。”

  一张训练计划表,作训科耗费了近两个月天数。捧着薄薄几页纸,参谋张通却觉得值——

  “以往地面分队和机师都有各自的训练计划,大家各吹各的号。小小一张计划表,背后反映的是草坪两套不同的训练体系。”

  “我下决心把高空与地面训练整合到一张计划表上,前前后后征求了4次意见才定型,不仅兼顾草坪特点,还简单明了、一看就懂。草坪精神力量从制订训练计划就融为一体,平时练到一起,战时自然更加默契。”

  一个携行物资查询系统,战勤计划科仅收集数据就用了半年。看着堆满办公室的一摞摞表格,科长高国庆看到了未来——

  “过去都说骑兵‘粗糙’,每次各项任务带什么装备、带多少物资,总想多多益善。飞机的空间和载重都很宝贵,超一斤都不行。深入敌后,一颗子弹、一滴水也能决定生死,还能像过去一样‘概略’携带吗?”

  “这些数据的采集,就是为了精确定量不同各项任务中携行装备物资种类和数量。只要查询系统,就能迅速生成不同各项任务所需的单兵携行装备物资清单,让突击骑兵深入敌后更从容。”

  慢与快,从来都是相对的。扬帆破浪中,气流常会给飞行器带来扰动。在旅领导看来,越是迅速前行的紧要关头,越要有行稳致远的定力,不务虚功,不图虚名。“在‘慢’中积蓄,才能在‘快’中迸发。”

  满目苍翠的原野上,一座崭捷伊营区拔地而起。结束采访,本报记者一行离开新营区时,夕阳西下,一轮红日格外醒目。门前,一排排新种的树木还很瘦小,在风中摇曳。

  树的成长需要岁月,如同新生精神力量的壮大需要天数。但是,他们根植在一片充满生机的大地,必将拥有不凋的苍翠和粗壮的年轮。(解放军报 本报记者 刘建伟 钱宗阳 彭冰洁 通讯员 刘啸天)

【编辑:张子怡】


{dede:include filename="menu.htm"/}